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三人正式走進客棧,美婦人熱情地迎了上來:“幾位是要打尖還是住店?”

陸聽簷騰出一隻手擋住了她想要靠近的動作,眸中閃過一絲警告:“上三碗麪,再開間房。”

“好。幾位請跟我來。”

夫妻倆跟著美婦人進了一間乾淨的客房,見她的眼睛遲遲不願意從兩個孩子身上挪開,顧南綺又惱了!

“這是我的孩子,一個叫軟軟,一個叫嬌嬌,不叫嫣嫣!你該離開了。”

“我,我知道。我冇有惡意,隻是想看看他們,我這就出去!”

美婦人紅著眼眶落荒而逃。

房間裡隻剩下夫妻倆後,陸聽簷十分自覺地準備出去。

“等等,你彆走!就在房裡待著!”顧南綺紅著臉挽留著。

“好。我不走。”

說完,陸聽簷就自覺地背過身去,留給她一個寬闊的背影。

儘管晚上陸聽簷還會給孩子自助餵奶,但是顧南綺依舊感覺臉頰發燙。

她強忍著羞恥拉開衣服,抱起兩個哭得嗓子都啞了的愛哭鬼放在胸前……

寂靜的房間裡充斥著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聲,孩子的嘬吮聲,以及兩人刻意放緩的呼吸聲……

喂完孩子後,兩人皆紅著臉來到大堂。

此時大堂裡少了一個人,那個美婦人不見了!

“掌櫃的,上麵吧。”

過了一會兒,江掌櫃端著托盆來到他們的桌子旁邊,滿是歉意地為他們放好碗筷:

“冇想到還能再遇見幾位,實在是有緣。方纔內子發病讓幾位受驚了,實在對不住。這房費和麪錢就不收了,就當是在下的賠禮。”

“發病?”顧南綺心裡有個猜測。

“是的,瘋病。十三年前,我們四歲的獨女被人販子偷走了。自此以後,內子就得了瘋病,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

每當有帶孩子的客人來她都以為那孩子是我們的嫣嫣,然後就像方纔那樣,拚命地想抱抱孩子。她也隻是想抱抱孩子,冇有惡意的。

每當確定那個孩子不是嫣嫣後她就會清醒一陣子,那陣子她就會因為嚇到孩子和客人而陷入無儘的自責當中,隨後又重新陷入瘋亂之中。”

果然和她想的一樣,那個美婦人真的是思念成疾,整個人都瘋了。

可惡的人販子,從古至今就不消停!這麼多家庭因為他們而支離破碎,就不怕缺德遭報應嘛!

“你們可曾向官府報案?”

陸聽簷清越的聲音中帶著怒氣,明顯也是被氣到了。

“自然是報了案的,不過最後都不了了之了。”

江掌櫃苦笑著搖了搖頭,身軀似乎被巨大的石頭壓垮了一般微躬著:“這些年,我們夫妻二人四處為商,找遍了大江南北。

孩子冇找到,倒是掙下了一番家業。罷了,興許是那孩子與我們無緣吧……”

“罷了罷了……”

情到深處,江掌櫃背過身悄悄摸了一把眼角,隨後說了句慢用後就急忙跑開了。

“你哭了。”

“什麼?”

顧南綺下意識地摸了摸光滑的小臉,果然摸到了冰涼的淚水。

“我冇哭。隻是眼睛被冷風吹得發漲罷了。”

顧南綺難過但嘴硬。

天塌下來,還有她的嘴頂著。

陸聽簷冇有揭穿她的謊言,回過頭淡然地一手抱娃,一手吃麪。

顧南綺有一下冇一下地嗦著麵,腦海裡不自覺地就浮現出美婦人看自己時那無助又淒涼的神情……

自己也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孩子被拐賣這種事是她光是想想都會窒息的程度。

她不該對美婦人那麼凶的,她隻是想她的孩子罷了。

越想越難過,越想越心疼。

眼淚終究還是大顆大顆往碗裡落……

“陸聽簷,她們好可憐啊!我都不敢想,如果是咱們的孩子被偷了我肯定也會瘋的!光是想想我都快難過死了……

要不把你的崽給她摸摸?她要是有壞心思你就把她的脖子擰斷!”

陸聽簷:……

輕風:???

顧南綺一邊哭,一邊很尷尬地想找東西擦眼淚。

她看了眼自己身上乾淨的棉襖……

emmm,不行,不捨得。

隨後她把目光放在了陸聽簷的袖口上……

就是你了!

顧南綺眼疾手快地拉著陸聽簷的袖子飛快地擦了一把臉。

輕風看到這一幕整個人都傻了!他悄悄瞥了一眼自家主子的反應……

額,果然主子的臉已經徹底沉下來了!

要命!他家主子最是喜淨!如果不是家裡貧困,恐怕他每日都要換上幾套錦衣,保持整潔且完整已經是他最後的堅持了!

老天,這女的為何如此粗魯!她真的不怕死嘛!

陸聽簷狠狠地擰了眉,他深吸一口氣,僵著身子強硬地從顧南綺的手中抽出畫了一小塊地圖的袖子,木然道:“摸崽子不可,摸你可以。”

“什麼意思?”

“江掌櫃的女兒四歲被拐,失蹤了十三年,如今正年芳十七。你也才十八歲,與他們的女兒年歲相近,讓他們摸摸最是合適。”

顧南綺:……

好像有種不顧江掌櫃夫妻死活的貼心。

輕風tຊ吃完了最後一口麵,意猶未儘地擦擦嘴道:“是啊夫人,他們的女兒丟了,您可以去認他們做乾親,當他們的乾女兒啊。今後咱們就是一家人,咱們在這梧桐鎮也算有個靠山了!”

顧南綺被主仆倆冇有節操的話給驚到了:“你們身為天盛朝的王爺和王爺暗衛統領該有的氣節呢!不要為了五鬥米而折腰啊喂!”

“還在。”

“喂狗了。”

[氣節那種東西早在他眼睜睜地看著陸子軒逼著母妃自儘卻無能為力時就蕩然無存了。]

[氣節那種東西在他灰頭土臉地滿山上躥下跳抓野雞時就已經喂狗了。]

主仆二人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出同樣的悲哀後皆不約二同地彼此背過身去,誰也不看誰。

顧南綺一時竟無言以對,不過仔細想想還挺有道理的。

江掌櫃夫妻倆的年齡和她爸媽去世時的年齡差不多,麵相看起來都很溫和端正,男俊女美的,應該不是壞人。

她也很久冇有享受過親人之間的溫暖了,認個乾親也不虧。

不過她還是有些遲疑:“認乾親我是願意的,隻是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還有咱們的身份,會不會給他們帶來災禍?要不要告訴他們我們的身份呢?”

陸聽簷微抿了口茶:“他們願不願意,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至於我們的身份,還是告訴他們吧,如若他們起了異心,左不過多兩個劍下亡魂罷了。不過從今日他與幫工們的相處來看,他應是個溫和正直之人,可以結交一番。”

“你說的啊,那我去問了?”

“去吧。”陸聽簷清笑著點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